瑞丽报社-全方位的新闻资讯综合门户[瑞丽报社]

毕业于美国伊利诺伊香槟大学,就职于知名三方财富管理公司,主要研究方向,债权类资产,私募股权。 10月5日一大早,假期的松懒还在惺忪的睡眼中游荡。一则讣告骤然推送到眼前,......

  毕业于美国伊利诺伊香槟大学,就职于知名三方财富管理公司,主要研究方向,债权类资产,私募股权。

  10月5日一大早,假期的松懒还在惺忪的睡眼中游荡。一则讣告骤然推送到眼前,并急速在微信群和朋友圈中蔓延:48岁的张振新因多脏器衰竭、酒精依赖、急性胰腺炎经抢救无效,于2019年9月18日在英国切尔西和威斯敏斯特医院死亡。

  “Zhenxin Zhang”不是一名普通的中国籍男子,他是先锋集团创始人兼董事长,“先锋系”实控人。后者是国内数一数二的民营系金融集团。

  讣告没有第一时间发布,这一死亡讯息的大众传播较其实际发生已经整整过去了17天。这在知名企业中并不是常规操作。

  先锋集团给出了解释,“因集团处在非常时期,在核心团队获悉噩耗后,本着谨慎稳妥原则,通过对张振新董事长死因陈述等多方验证,证实张振新去世的因由”。

  然而,大众并不买账,各种质疑纷至沓来:长期居住香港为何英国逝世?诈死?……逼得先锋集团在三天后的10月8日又抛出了救治细节和死亡证明。

  骤然离世的亿万富翁张振新,其身后留下了待厘清的逾700亿元的巨额债务。而就在去世前两个月,张还密集辞去了旗下将近一半英国公司的职务,并把相应的股权转给了下属和关系密切的人。

  张振新的金融发迹史始于申银万国大连营业部总经理,那年,他23岁。之后的6年,公开报导中的张振新留白,他到底积了多少家底,又笼络了多少人脉资源,不得而知。

  2000年,未及而立之年的张振新辞职创业,创办大连网信创业投资有限公司。3年后,大连联合信用担保有限公司成立,它被视为先锋集团前身,属国内第一批出现的民营布景担保公司。

  成立后的三年时间,大连联合信用担保累计实现担保额近30亿元,累计实现收入7600万元。随后,张振新开始逆势扩张,触角从环渤海延伸到京津。

  2006年初,张振新开始计划集团化运作,准备涉足拍卖行、典当行、贷款公司、风险投资公司、产业基金、外币兑换等上下游市场。

  2008年底,大连联合信用担保成立辽宁、天津、大连、宁波4家子公司;8月,公司正式更名为“联合创业集团有限公司”;2009年,北京子公司成立,并确立了大连、北京双总部的发展模式。

  此时,金融危机已经爆发。于是,张振新将“风险分散”的理念贯彻到投资布局中,开始转型金融创新,进军黄金金融、航空金融和汽车金融等多个板块。

  在张振新创业的15年时间里,他以每年1.15张的速度集齐了金融业的所有牌照,包含银行、证券、信托、保险、担保、保理、第三方支付、融资租赁、拍卖、典当、货币兑换、公募基金、私募基金、基金销售、保险经纪、互联网小贷、金交所等。

  先锋的“厉害”终于为大众知晓,银行、保险、信托、证券、金融租赁、期货、公募基金都是金融领域的硬牌照,大部分民营企业一张都申请不下来,更别说7张了。外界曾经评价,“七张王牌,召唤神龙”。

  这条神龙或许就是庞大的“先锋系”。低调集齐所有金融牌照的这些年,“先锋系”仅在金融领域就持股了超过30家公司,另外还默默控股了78家企业,且在港股、新三板均有上市公司,所控制的业务甚至涉及了汽车租赁、地产等。

  在“先锋系”陷入困局时,多家媒体曾曝光了“先锋系”的庞杂业务和复杂的关联公司持股关系。但这些都是后线年,中国的互联网金融元年开启,能载舟亦能覆舟的网信即将登上历史舞台。

  时钟拨回6年前,那是一个互联网春风即将吹满中华大地的年份。支付宝开创性地联手天弘基金推出了货币基金在线购买,正式打开了互联网理财的潘多拉魔盒。银行系、上市公司系互金平台争相诞生,风险投资纷纷涌向互金公司。

  网信集团由大连先锋微融投资有限公司控股99%,后者由一家外商企业先锋联合大众投资(香港)有限公司100%控股。外商企业先锋联合实为一家VIE结构的公司。

  网信输出了两个互金平台,网信理财和网信普惠。前者在2016年9月完成第三轮融资后进行了业务拆分,将P2P业务转移至网信普惠旗下。

  企查查显示,网信集团由北京东方联合投资管理有限公司运营。这家公司成立于2011年6月,注册资本50000万人民币,实缴资本100万元人民币,实控人正是张振新,持股比例高达99%。

  2014年10月,A轮融资完成,知名投资者包含信中利董事长汪潮涌、汇源创始人朱新礼、中泽嘉盟董事长吴鹰、昆吾九鼎总裁黄晓捷、君同资本创始人黄永忠、香港知名投资人丁鹏云、收购美国福布斯的任德章、朗瑞资本创始合伙人唐志刚等;

  2015年7月, B轮融资完成,融资金额4100万美元,三山资本、中信资本、信中利等均位列投资者之列;

  2016年9月, C轮融资完成,融资金额7000万美元,投资方包含建银国际、三山资本、中信资本、信中利投资等十几家机构。

  有估值和有布景的投资机构撑腰,网信一时间成为普通投资人眼中的“网红”,风头无两,受邀出席了众多全球知名的盛会,包含世界互联网大会、G20峰会、“一带一路”高峰论坛、达沃斯和APEC会议上甚至也有先锋相关机构的代表。

  2014年至2018年上半年,“先锋系”发展速度快上加快,落子也最为频繁。期间,张振新先后完成了对中新控股、弘达金融控股、平安证券集团三家港股上市公司的控制,“先锋系”员工总数突破两万人。

  “网红”网信在陷入泥沼之前,平台累计借贷金额已高达1643.27亿元。网信和“先锋系”的高层都认为,互联网金融是中国的机会,也是世界的机会。

  从2017年开始,监管机构掀起了一个金融出清大潮,其持续时间之长、波及面积之广、整理力度之大,前所未有。

  2018年下半年开始,随着市场环境恶化,资产端质量下降严重,“先锋系”很多网贷产品均出现状况,但网信平台一直仍在连结刚性兑付。

  然而,让人始料不及的是,2018年7月4日,一则发自网信集团CEO盛佳的截屏消息在网络曝光,“经过集团领导讨论,共同决定,网信平台良性退出,会与政府相关部门一起,确保平稳有序,尽最大努力保障投资人利益。具体的工作放置会随时通报。同时,希望各位理财师骨干能积极参与到稳定投资人的工作中,共同做好善后工作”。

  在此之前,虽然已有多名投资者在社交平台上投诉称网信平台提现出现困难,但网信一直连结着零逾期。

  根据网信普惠平台当时公布的数据,截至2019年5月31日,平台借贷余额为59.02亿元,借贷余额笔数13.37万笔,当前出借人数量15.09万人。但在项目逾期情况部分,平台展示数据全部为0。

  先锋集团的现金流也因此彻底断流。虽然张振新手握的各种金融牌照资产合计超过了200亿元,但由于大多数资产和牌照都涉及到抵押和冻结,加之整体市场环境走弱,有价无市,枝繁叶茂的“先锋系”也并不能给陷入兑付危机的网信持续“供血”。

  网信普惠上线之初主打供应链金融,借款金额多在千万级别,核心担保企业为联合创业担保集团,后者实为“先锋系”旗下企业,关联融资意味明显。也正是因为这一关联担保,促使网信普惠一跃成为国内千亿级的网贷平台。

  张振新在业内以“擅于抓住机会”著称,从创业之初的联合信用担保到互金元年的网信,再到集齐全金融牌照,莫不如此。

  然而,这一次奋不顾身的大手笔却让张振新直接扑了一个空,甚至导致了“先锋系”的资金链断裂和后来他自己的仓促离世。

  2016年初,张振新在中新控股内部设立区块链研实验室,专注于区块链技术的产业化实践,但直到2017年初都没有太大起色。彼时,全球的加密货币市场特别是比特币、以太坊价格开始飙升,引起了全球金融界的高度关注。

  而与其相关的挖矿业务(包含矿机、矿场)等,因为在币值上升时可以获得稳定收入,很快收回成本,遂成为基金、投资公司青睐的对象。

  “嗅觉灵敏”的张振新围绕此开展了一系列投资。其中,最关键的是,2017 年1 月,“先锋系”旗下中国信贷科技与比特币挖矿领域的知名企业BitFury Group Limited公司达成了3000万美元的合作协议,包含认购其6.38% 股份,成立合营公司,收购其位于格鲁吉亚的工业级数据中心,并获得股东大会约1% 的投票权。

  2017年8 月,中国信贷科技正式更名为“中新控股科技集团有限公司”,并将区块链纳入公司核心业务板块,与支付、科技驱动贷款以及财富管理并列。

  2018年第一季度,区块链分部为中新控股贡献收入约人民币2.905亿元,主要来自集团工业级数据中心的区块链交易审核服务,占总收入比重48.1%;

  而在这动荡的几个月,灾患丛生的中新控股还出现在了著名的做空机构Bonitas Research 发布的陈述中,中新控股大股东张振新被指用恶意虚假交易,透过倒腾资产制造虚假利润、夸大资产价值,认为其估值只为0元。

  2018年下半年开始,张振新一直在进行瘦身转型,关闭不盈利企业,清退若干高管,并不断寻求外部机构的支援,努力和各个机构谈合作,包含央企、国企、资产管理公司的合作支持,甚至开始转让个人的收藏品、艺术品。

  依照张振新的预计,虽然先锋集团的现金流一直处于净流出状态,但通过这种方式换来的时间足以通过处置资产的方式弥补缺口,“3、5年的时间,应该就扭转过来了”。

上一篇:胜利宝麻辣鱼蛋腐串 肉制品 下一篇:辣鱼蛋_互动百科

水果沙拉

湘菜推荐:果香酿豆腐
超级下饭食谱:菜脯蛋的做法介绍
鲁菜推荐:冰镇海蜇头
腊八节吃什么
怎么吃中秋月饼?中秋月饼的健康吃法
中国饮食:东坡肘子的做法